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手机版官网
论语: 先进第十一

论语: 先进第十一

作者:宗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20 14:23    浏览量:

图片 1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 路。文学:子游、子夏。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 今也则亡。”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 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 谁为?”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 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 子也!”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
  “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 言,言必有中。”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 未入于室也。”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 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 攻之,可也。”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 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 退之。”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 曰:“子在,回何敢死!”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 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 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 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 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
  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 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 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图片 2

【原文】(11.10)

【原文】(11.25)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通译】

【通译】

          颜渊死了,孔子哭得惊天动地。跟随的人说:“孔老您悲痛过度了!”孔子说:“是太过度了吗?我不为这个人悲伤过度,又为谁呢?”

      子路让子羔去做费邑的长官。孔子说:“这简直就是误人子弟。”子路说:“那个地方有善良的百姓,有成熟的社会,治理百姓和祭祀神灵都是学习,难道一定要读书才算学习吗?”孔子说:“所以我最讨厌那种花言巧语狡辩的人。”

【学究】

【学究】

          颜渊的死对于孔子来说的确打击极其大。原因有这些:

      子路想让子羔去做官,可是孔子却认为这是误人子弟,这是为什么呢?这里就出现了子路和孔子对学习的认知差异。

        1.颜渊是最听孔子话学生,是孔子传播周礼制度忠实拥护者,也是孔门弟子学习榜样。

      子路觉得一个人可以在工作中学习,实践是提升能力最好的路径,况且费地的民风良好,社会规则,祭祀周礼的各种礼节制度周全,让子羔在这样的环境中去做官,就是维护那里的规则,凭子路对子羔的认知,觉得可以让子羔去执政中成长;而孔子觉得这是拔苗助长,不但害了子羔,也害了费地的百姓,因为没有很好的管理知识就去管理,一定会出现很多有失礼制的事,万万不可以如此草率。

        2.颜渊专研精神特别好,对孔子传播周礼制度理解相当深刻,能很好代孔子来教育儒学思想。

      再进一步探究:子路是实用主义,孔子是教条主义;子路是自我中心,孔子是社会中心;子路焦点在做事,孔子焦点在做人。孔子一直提倡尊师重道,从来不容易个性泛滥,对于子路这样自以为是的决定自然嗤之以鼻。当然如果孔子和子路能使两者结合才是最好的方式,只可惜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上,孔子和子路没有达成一致,以至于子路被孔子认为是狡辩之人,对于孔子这样的定论,子路也是挺无奈的。

        3.孔子培养这么多弟子,终其目的就是要把所有得道弟子推荐到朝廷做官,以至于地位更高更有权力去传播周礼制度。

      再进一步展开:孔子为什么竭力反对子路的做法呢?一是孔子办私学,传播周礼,如果所有人都像子路这样,孔子的学堂还有谁来读书呀?那么孔子的私学就要关门,孔子的伟大梦想就会破灭;二是所有人不学习就做官,那就无法建立系统的周礼制度,且不说能否管理好,至少各个地方都不一样,那不就又回到自然部落生活了吗?还谈得上文明社会吗?三是孔子的权威就会被挑战,整个儒学体系就会轰然倒塌,百姓就没有了通过学习来获得仕途的机会了。这些子路自然没有想到,也就是子路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4.颜渊死不能得棺椁之礼,也是孔子力所不能及的自责。当然也做给大家看,不能给以颜渊厚葬不是孔子内心的真实,是现实的问题。

      子路也觉得委屈,所以就据理力争,结果被孔子认为是狡辩之人,看这一章文字,孔子透析出社会的等级性和儒学的纲领性,孔子如果自己的学生都搞不定,还能搞定当局者吗?实际上当时政局当局者并没有多少人接受孔子的儒学管理思想,这也看出书生治国的空想性。

          5.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是人生最残酷的事实,孔子的确对失去颜渊是真心的丧痛。

      究其根本,一切的学术就是为了政治,不能为政治服务的学习自然就成为时势的绊脚石;唯有为政治服务的宗教或者学术才是政治的垫脚石。社会有本性,那就是顺者昌,逆者亡。

        6.社会人需要社会认知,人始终不能摆脱角色的认同,以至于跟随的人看不下去了,也是孔子需要有这样的姿态来坚定大家跟随孔子的决心。

图片 3

【原文】(11.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通译】

          颜渊死了,孔子的门人想厚葬他,孔子说:“这是不可以的。”门人还是把颜渊厚葬了。孔子说:“颜渊把我当成父亲一样看待,我却不能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看待。这不是我的错,是那些学生们干的呀。”

【学究】

        毕竟当时孔子门下多弟子,看到孔子最爱的弟子因病而故,又没有钱来办厚葬,而且孔子也不允许。结果门人还是厚葬了颜渊,也看出同门师兄弟的情谊。

        孔子说颜渊一直把自己当成父亲一样对待,那是就有了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的说法。但孔子并没有把颜渊当成儿子一样对待颜渊,一是颜渊父亲颜路还在,二是学生是思想传人而非血脉传承,这就是师与生之间的微妙关系。

        从颜渊厚葬这件事前后连贯来看,孔子在这里还是坚持明显的等级观念,也就是周礼制度的核心不能超越不符合实际的不对称礼仪。这个才是孔子的良苦用心,只用自己的悲伤来让弟子明白如何化解孔子的为难之处。实在是一出经典的双簧演出。

【原文】(11.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通译】

        季路问孔子如何侍奉鬼神。孔子说:“不能好好侍奉君父,又怎么能侍奉鬼神呢?”季路又问:“敢于问什么是死?”孔子回答说:“还不知道生的道理,又何必问死是怎么回事呢?”

【学究】

        孔子把从从神信仰拉到了先贤信仰,也就明确提出孝道文化。孝道的本质就是父母还在世上的时候就要好好孝顺,不要等待死去了再装模作样去祭拜鬼神,不要把孝道的本质给颠倒了。清晰告诉大家人要有现实感,不要盲从虚无感。

        生死的问题历来有之,“未生之前我是谁?死去之后又是谁?”不管古今中外,何种学说宗教,都面临这样的问题。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而孔子的回答是最经典的一种,那就是不要去追求生前死后是什么,好好面对活着的当下,过好每一天才是最真实的。不做解题高手,而是一个太极高手,孔子真是绝。

图片 4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592dazhaxie.com. 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