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手机版官网
试论《三国演义》中周瑜的形象

试论《三国演义》中周瑜的形象

作者:小说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20 18:14    浏览量:

              莎士比亚曾说:人生是一个傻瓜讲述的故事,充满了喧哗与骚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但这个傻瓜故事却在文学家们刻意地演绎下,千百年来始终如一地散发着为迷人的光彩。其中的不朽名作有如银河中闪烁的星光璀灿耀眼。这些作品的高妙之处及艺术价值一时难以尽说,暂且对他们作品中共有的象征手法作一点粗陋浅显的探讨,聊博方家一笑。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着力塑造的艺术形象之一周瑜,曾是三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将领。据陈寿的《三国志.吴书.周瑜传》记载。历史上的周瑜年轻貌美,风流儒雅。他为人宽宏大度,不计个人恩怨,很得部将和其他人的拥护,只是与程普关系一度稍微紧张。但据《江表传》记载,那实际情况是程普因为自己年纪比周瑜大,而地位却比周瑜低,所以心中不服,于是便多次凌侮周瑜。可是周瑜能够“折节容下”,从不与程普计较。最后,程普对周瑜不得不“敬服而亲重之”,感动得对人说:“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见《三国志·周瑜传》裴注)。为将能够如此虚怀若谷,谦让服人,不能不说是周瑜的一种美德。周瑜生活在一个沧海横流的时代,他本人担任孙权一方的最高军事将领,其军务之繁忙可想而知。照常理讲,在这种情况下,必然无心顾及其它。但恰恰相反,周瑜偏有雅兴。比如他对音乐就十分喜爱,并且有着很高的欣赏能力。饮酒“虽三爵以后”,如果乐曲演奏有了错误,他一定能听出来。一听出来就回头看演奏的人,以致使当时人把这种情况编成歌谣:“曲有误,周郎顾”。当然,历史上的周瑜所以著名,不止是因为这些,而更主要的还是由于他具有深远的政治眼光和杰出的军事才能。比如,鲁肃原来散居不仕,刘子扬劝鲁肃投郑宝,而周瑜却劝鲁肃投孙权。周瑜对鲁肃说:“昔马援答光武云‘当今之世,非但君择臣,臣亦择君’。今主人(指孙权。——笔者注)亲贤贵士,纳奇录异,且吾闻先哲秘论,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推步事势,当其历数,终构帝基,以协天符,是烈士攀龙附凤驰鹜之秋。吾方达此,足下不须以子扬之言介意也”(见《三国志·鲁肃传》)。周瑜的这一番话中虽然掺杂着一些荒诞不经的成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想帮助孙权建立“帝基”,而且在以后的行动中,周瑜也一直把这一点作为他所追求的政治目标。周瑜曾指挥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战役,这些战役的胜利,表现了他的杰出军事才能。但最能体现周瑜的远大政治眼光和卓越军事指挥艺术的莫过于赤壁之战了。当曹操率领近三十万水步兵而号称八十万要与孙权决战时,孙权的谋士张昭等人,被曹操的气势吓破了胆,极力主张投降曹操。在这种紧急关头,周瑜与鲁肃力排众议,正确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形势,从而坚定了孙权的抗曹信心。接着,周瑜又亲统精兵五万,大破曹军于赤壁。曹操逃回北方以后,一直无力再次南下。这就使孙权的势力得以巩固和发展,并终成帝业。赤壁之战的胜利充分说明了周瑜是一个政治上高瞻远瞩,军事上有雄才大略的英雄。这就是历史上的周瑜的主要特点。

图片 1

一、课文中的象征性形象举例

:刘备,字玄德,汉景皇帝玄孙,中山靖王之后,生于公元161年,逝于公元223年,公元221年成立蜀汉,史称蜀汉昭烈帝。三国中枭雄刘备无疑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支持者认为刘备是一个“忠义”、“仁厚”的长者,是一位真诚的英雄。反对者则认为刘备虚伪到无耻。近几年来,三国热的再次兴起,我再一次的品读《三国演义》,却发现不管是曹操、刘备、还是孙权,都可称得上一世枭雄,但是能称得上仁义之君的唯有刘备一人而已。在刘备的身上具有很多可贵的品质,这些品质就是:在他身上充满“仁爱”、“忠义”;他求贤若渴,礼贤下士,能够做到知人善任;他从不吝啬感情,善于感情投资。刘备的这些品质对于成就他的霸业有着深远的影响。

            所谓象征手法,是文艺创作中通过特定的易于引起联想的具体形象,表现与之相似或相近的概念、思想及感情的艺术手法。这一手法在中学语文教材中运用较多。例如,鲁迅的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它的正文是写实主义和象征主义同时并用。刻画狂人,用写实主义,写出一个非常真实的医学上无可挑剔的“迫害狂”患者;狂人呼喊着“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实质上都是在重复强调封建礼教残害人。这里的““吃人”运用象征手法,揭露“礼教和家族制度对人的残害程度极深,好比”吃人”;“吃人”与封建礼教将活生生的人无情毁灭之间有着极大的相似点。作者借这个形象寄寓思想,即用象征手法,透过人物的疯言疯语暗示出礼教和家族制度“吃人”的罪恶。如果这篇小说不运用象征手法,整篇《狂人日记》就只剩下了一堆疯话,就不可具有如此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刘备;仁义;礼贤下士,知人善任;善于感情投资。

         《药》中安排两个悲剧的主人公一家姓“华”,一家姓“夏”,合起来恰恰是“华夏”。这毫不显眼的一笔,却把悲剧普遍而深广的意义扩展到了全民族,象征主义手法运用在此将作品的内涵作了无限延展,人们明白自己读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悲剧,而是整个民族的。结尾处描写夏瑜坟上红白相间的一个花环,用以象征革命的前景和希望,这些地方成功运用象征手法,赋予作品丰富深广的内涵,这就是象征手法的魅力所在。

刘备在《三国演义》中是一个悲剧人物。刘备出生卑微,论经济、背景无法与曹操、孙权相比。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在长期的征战中,刘备不断地更换主人,先后依附于公孙赞、陶谦、吕布、曹操、袁绍、刘表等人,在别人的夹缝中求得生存。只是到了诸葛亮出山之后,在诸葛亮的辅佐下,才逐渐创立了自己的霸业。他的霸业实际上更多的是诸葛亮的功劳。然而,我们细读《三国演义》会发现:刘备原来先后依附的那些乱世英豪,除曹操外都没有创建霸业,及早的灭亡消失,而刘备这个早期无有寸土的乱世枭雄却成就了霸业。其中的缘由,的确耐人寻味。仔细阅读原作,我们就会发现罗贯中所给出的的原因,那就是在刘备身上具有很多可贵的品质,这些品质对他成就霸业有着深远的影响。

          巴金的《灯》以“灯”为象征物,使“灯”这一普通之物具有了向往光明的坚定信念与正义必胜的愿望、抒发生命需要精神支柱的审美意义。

一、刘备是“仁义”的化身,在他身上充满着“仁爱”、“忠义”。

        诗歌中象征手法的运用更为广泛。普希金的《致大海》以大海作为自由精神的象征,艾青的《我爱这土地》用写实和象征的手法,描绘了“大地”“河流”“风”“黎明”等鲜明的诗歌意象,分别赋予不同的象征和暗示意味。土地可看作繁衍生长了中华民族的祖国大地的象征,“悲愤的河流”“激怒的风”可以看作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的象征,“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可看作充满生机的祖国未来的象征。闻一多的《死水》,既把“死水”作为旧中国的象征,也可以理解为在繁华掩盖下的腐朽罪恶的美国社会。臧克家的《老马》很多人把它理解为旧中国受苦受难农民的象征。这些事物皆因象征手法而成为饱含丰富情感的事物,被赋予了不同寻常的审美意义。

《三国演义》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宣扬了封建的正统思想和建立在天命论基础上的君权神授思想,来证明封建思想政权的合法性和不可动摇性,以保障封建帝王一家一姓的长久统治。但当我们细品《三国演义》时,就会发现这种落后的思想并不在书中占主要地位。作者赞美刘备谴责曹操,其主要理由并不是因为刘备以“皇叔”的身份来“自扶汉室”,曹操作为异姓来“篡汉”,而是因为两者在道德观念和政治品质上的截然对立。刘备“仁爱”“忠义”,曹操则是残暴奸诈。在罗贯中眼中,像刘备这样的正人君子是应该成就霸业的。

二、象征性形象的内在意蕴的具体分析

先说刘备的“仁”。刘备的“仁”首先体现在对百姓的“仁爱”上,即刘备所到之处,尽行仁政,这在《三国演义》中是有充分描述的。刚出道的刘备因平“黄巾”有功,被授予安喜县尉,在此任上,他广施仁政“与民秋毫无犯,民皆感化”。在徐州陶谦死后,刘备因固辞徐州牧,“徐州百姓,拥挤府前哭拜曰:‘刘使君若不领此郡,我等皆不能安生矣。’”到新野后,“军民皆喜,政治一新”百姓又用“新野牧,刘皇叔,自到此,民丰足。”的歌谣来称赞刘备。最后入蜀中时“蜀中百姓同样扶老携幼,满路瞻望,焚香礼祥”。从这里可以看出,刘备受到广大百姓的拥护和爱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刘备所到之处广施仁政,刘备的仁政让他赢了民心。这也是刘备对百姓的“仁”在《三国演义》中的体现。

               象征手法借助一个或一组具体、生动的形象,暗示出一种思想或事物的某些本质的东西,它能使形象性的艺术与抽象性的思想概念相沟通。例如《门槛》,文章开头作者就通过自己虚幻的梦境推出了一组象征性形象:“一座大楼”,象征着人类社会生活中伟大而又壮丽的事业——革命;“门里一片阴森的黑暗”,“发散着寒气”,象征沙俄专制制度的黑暗统治和革命者所处的恶劣环境;“高高的门槛”,象征横阻在革命者面前的一切艰难险阻。站在这“高高的门槛前”的,是“一位姑娘……一位俄罗斯的姑娘”。这个姑娘,象征索菲亚式的革命者。作品开头几句把读者的思路从梦境一下子带到现实的俄国,引起人们对现实中的“俄罗斯的姑娘”的联想;“一个慢吞吞的、不响亮的声音”,象征革命事业对有志者提出的考验;最后两行的“傻瓜”和“圣人”,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揭示出市侩主义者和革命者之间的尖锐对立。恩格斯说:“作者的见解愈隐蔽,对艺术作品来说就愈好些。”象征手法的运用,使《门槛》的主题比较隐蔽,但毫不含混。只要循着这些具体、生动的象征性形象轨迹进入屠格涅夫给你描绘的意境,就会豁然开朗,轻易就能明白这篇散文诗的寓意是多么发人深省、耐人寻味。

事实上,刘备对百姓的“仁爱”不仅表现在他广施仁政上;还表现在自己处于最困难、最危机的时刻,对广大百姓不离不弃。刘备的这一点足以说明:他对百姓充满了“仁爱”,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当曹操大军大举南下,矛头直指新野时,刘备自己没有急于逃命,却忙于“差人四门张榜,晓谕居民:‘无问男女老幼,原从者即于今日往樊城去。’”在逃往江陵的路上,“玄德同行军民十余万,大小车数千辆,挑担背包者不计其数”“日仅行十余里”。要知此时,曹操的铁骑已经在追击的路上,刘备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是灭顶之灾。于是众将力劝刘备放弃百姓速逃,而刘备却表示:“百姓从新野相随至此,吾安忍弃之。”从这里可以看出,在危机关头,能对百姓不离不弃,足见其“仁”心之深厚。刘备在危难关头对百姓不离不弃,也是其身上“仁”使然。他因此赢得了民心,同时也让士族们仰慕,连诸葛亮都由衷称赞刘备“真仁慈之主也”。这与曹操在徐州屠城形成鲜明的对比。

三、如何发掘象征性意蕴:象征性意蕴的推导规律及联想、想象和体验的激发方法

        1、寻找意象与现实的关联,即象征性形象与现实事物的相似之处,品味其中的含蓄美

        先从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入手。巴金的《灯》写于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抗战已经过去四年了,人民朝夕盼望的胜利在哪里?作者内心深处决不相信正义会失败邪恶会成功,但现实如此黑暗,他有时自己也难以保持恒久的信心,带着苦闷而又不甘沉沦的思想情绪,巴金写下了《灯》,可见,本文写于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决战的关键时刻。

          作为一位爱国作家,巴金目睹国土沦丧人民涂炭,心情自然十分沉重和愤懑,开头写“我”“从噩梦中惊醒”,独处“寒夜”中,感到“窒闷”看到在“寒气”中“微微颤抖”的几乎要熄灭的灯光,像“走进了一个迷阵,永远找不到出口”,都是作者当时能从“平房里射出来几点灯光”中看到“光”,得到“热”,得到“勇气”,受到“鼓舞”,因而从“窒闷”到“微笑”,作品以“灯”为象征物,通过现实、回忆、联想,写灯给人们照明、指路,从而使人感到希望和光明,作者以此给人们点燃心中希望之灯,从中表达对抗战必胜的信念。

         2、发掘作品蕴含的哲理。

        《灯》这篇散文,虽然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但今天读来,仍然余味无穷。它写的是普遍的人生感受,因而从一般的政治层面上升到哲理的高度。虽说是表达对黑暗统治的痛恨,抒发心中的烦闷,坚定胜利的信心,但作者在作品中并没有直陈这些思想。文章通篇只是写灯,写灯给光在寒夜里给自己、给别人带来的希望和勇气。它使作品具有了言外之意,就是因为文章运用象征手法,用“灯”含蓄地表达了人类向往光明、坚定信念、正义必胜的愿望,抒发生命需要精神支柱的感想。

      作者用象征手法,表达了光明必将战胜黑暗的哲理思想,使作品具有一种含蓄美。含蓄的语言,富有暗示性、朦胧性和多义性,意在言外,给读者留下广阔的联想和想象空间。含蓄美是欣赏者在从手段到目的的过程中的美感享受,象征是手段,哲理是目的。

          3、培养丰富敏捷准确的联想力和想象力

        象征给予人们的启示意义,不在于形象本身,而在于形象暗示的意义,即黑格尔所说的“象征所要使人意识到的却不是它本身那样一个具体的个别事物,而是它所暗示的普遍的意义”。比如,描写风帆,作者用意不在风帆本身,而在于它所暗示的乘风破浪的普遍性的意义;描写和平鸽,作者用意也不在鸽子本身,而在于它所暗示的和平的意义。巴金写“灯”,用意不在照明的灯本身,而在于它给予人们所暗示的光明,给予人希望的普遍意义。臧克家没有详细描写老马衰弱病残的外形,而是着重写它的命运、感受和心境,突出老马的忍辱负重善良忠厚,从表面看,写的是一匹马负重受压迫苦痛无比,在鞭子之下不得不向前挣扎的老马,但几乎所有的读者和选本的注释家,都说写的受苦受难的旧社会的农民。卞之琳写《断章》意境很美,用“桥”“人”“明月”“窗子”等常见的景,刻画一个被多情人思恋着的女子,却创造了象征性的画面,表达事物具有“相对性”这一哲学观念,留下开阔的想象空间。

          孔子曾多次说到自己对自然景观的审美感受,如“登泰山而小天下”,“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同时总结出“知者乐山,仁者乐水,知者动,仁者静”的欣赏规律。当人们造出“稳如泰山”、“如重泰山”、“望穿秋水”的词语时,其中所表现的,就不只是对自然风貌的歌颂,而主要是其中深刻蕴含的某种意味。

C、培养鉴赏兴趣积累鉴赏经验

        有人说:“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唐朝诗人杜牧的《江南春》绝句:“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首流传千古的诗,脍炙人口,就是由于它以江南春天里特有的”千里莺啼“,红绿相映,“水村山郭”,酒旗轻扬,烟雨笼罩着古庙名寺这些景物组成一幅象征性的画面,使人们想象着江南富庶、秀美的景象。

         这些形象诉诸欣赏者的感官,引起强烈的感受。文学艺术运用语言来创造艺术形象,长期进行鉴赏活动,使人们的精神更为丰富,趣味更为高尚,美感意识更为强烈。

四、相关的美学理论依据

        在阅读文学作品时,象征物以意象形式呈现。阅读作品主要靠对意象的把握,即对作品中富有特征物象进行想象和联想,体会其象征的深意,把握作品的深刻内蕴,从而达到接受文学艺术的审美意识进行审美心理构建的目的。舒婷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用“老水车”“矿灯”“路基”“驳船”等意象,象征性概括出祖国长期处于的贫困和落后状态。

        根据西方接受美学的理论,一件作品的诞生,不仅要经过作家的创造,还要经过读者的再创造。文本意义的再创造必须靠读者通过阅读对它具体化,以读者自己的感受和经验去填充文本的空白处,作品是由作者和读者共同创造的,作品的意义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作品,一是读者的赋予。所以文学欣赏者的理解可能超过或有别于作者原意。臧克家写《老马》,并没有存心用它去象征农民的命运,但读者在诵读中进行再造想象,都说它写的是受苦受难的的旧社会的农民。象这样运用常见物创造出具有象征性的意象的作品非常多。

        文学作品运用象征手法,在无数不朽名作中埋藏着许多令人费解的断码,演绎着人类深邃的智慧,如闪烁星光般,能找出其中的深意不失为一件美事。

下一篇:一种历史书写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592dazhaxie.com. 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