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手机版官网
第十二章 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阿来

第十二章 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阿来

作者:小说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20 16:56    浏览量:

可看完此书,觉得书中的确很多题材具备作为小说原型的素材,可是再以小说的面貌出现,很可能只是另外一部《尘埃落定》。重复,是作家,尤其是优秀作家不情愿的,所以阿来选择以纪实文学的形式来写,同时书中从第一人称的视角来讲述来追寻瞻对的历史,读起来具有人味儿,而不是冷冰冰的历史史料,也体现了阿来小说的经验技巧。

我想,麦其家的傻瓜儿子已经升天了。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明亮的星星挂在眼前。是沉重的身躯叫我知道自己还活着。我从碎石堆里站起来,扬起的尘土把自己给呛住了。我在废墟上弯着腰,大声咳嗽。咳嗽声传开去,消失在野地里了。过去,在这里,不管你发出什么声音,都要被官寨高大的墙壁挡住,发出回声。但这回,声音一出口,便消失了。我侧耳倾听,没有一点声音,开炮的人看来都开走了。麦其一家,还有那些不肯投降的人都给埋在废墟里了。他们都睡在炮火造成的坟墓里,无声无息。我在星光下开始行走,向着西边我来的方向,走出去没有多久,我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起身时,一支冷冰冰的枪筒顶在了脑门上。我听见自己喊了一声:"砰!"我喊出了一声枪响,便眼前一黑,又一次死去了。天亮时,我醒了过来。麦其土司的三太太央宗正守在我身边哭泣,她见我睁开眼睛,便哭着说:"土司和太太都死了。"这时,新一天的太阳正红彤彤地从东方升起来。她也和我一样,从碎石堆里爬出来,却摸到解放军的宿营地里了。红色汉人得到两个麦其土司家族人;十分开心。他们给我们打针吃药,叫他们里面的红色藏人跟我们谈话。他们对着麦其官寨狠狠开炮,却又殷勤地对待我们。红色藏人对我们说啊谈啊,但我什么都不想说。想不到这个红色藏人最后说,按照政策,只要我依靠人民政府,还可以继承麦其土司位子。说到这里,我突然开口了。我说:"你们红色汉人不是要消灭土司吗?"他笑了,说:"在没有消灭以前,你可以继续当嘛。"这个红色藏人说了好多话,其中有我懂得的,也有不懂得的。其实,所有这些话归结起来就是一句:在将来,哪怕只当过一天土司,跟没有当过土司的人也是不一样的。我问他是不是这个意思。他咧嘴一笑,说:"你总算明白了。"队伍又要出发了。解放军把炮从马背上取下来,叫士兵扛着,把我和央宗扶到了马背上。队伍向着西面迤俪而去。翻过山口时,我回头看了看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看了看麦其土司的官寨,那里,除了高大的官寨已经消失外,并看不出多少战斗的痕迹。春天正在染绿果园和大片的麦田,在那些绿色中间,土司官寨变成了一大堆石头,低处是自身投下的阴影,高处,则辉映着阳光,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望着眼前的景象,我的眼里涌出了泪水。一小股旋风从石堆里拔身而起,带起了许多的尘埃,在废墟上旋转。在土司们统治的河谷,在天气晴朗,阳光强烈的正午,处处都可以跟到这种陡然而起的小小旋风,裹挟着尘埃和枯枝败叶在晴空下舞蹈。今天,我认为,那是麦其土司和太太的灵魂要上天去了。旋风越旋越高,最后,在很高的地方炸开了。里面,看不见的东西上到了天界,看得见的是尘埃,又从半空里跌落下来,罩住了那些累累的乱石。但尘埃毕竟是尘埃,最后还是重新落进了石头缝里,只剩寂静的阳光在废墟上闪烁了。我眼中的泪水加强了闪烁的效果。这时候,我在心里叫我的亲人,我叫道:"阿爸啊!阿妈啊!"我还叫了一声:"尔依啊!"我的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楚。队伍拥着我翻过山梁,便什么也看不见了。我留在山谷里的人还等在那里,给了我痛苦的心一丝安慰。远远地,我就看见了搭在山谷里的白色帐篷。他们也发现了解放军的队伍。不知是谁向着山坡上的队伍放了几枪,我面前的两个红色士兵哼了一声,脸冲下倒在地上了,血慢慢从他们背上渗出来。好在只有一个人放枪。枪声十分孤独地在幽深的山谷里回荡。我的人就呆呆地站在那里,直到队伍冲到了跟前。枪是管家放的。他提着枪站在一大段倒下的树木上,身姿像一个英雄,脸上的神情却十分茫然。不等我走近,他就被人一枪托打倒结结实实地捆上了。我骑在马上,穿过帐篷,一张张脸从我马头前滑到后面去了。每个人都呆呆地看着我,等我走过,身后便响起了一片哭声。不一会儿,整个山谷里,都是悲伤的哭声了。解放军听了很不好受。每到一个地方,都有许许多多人大声欢呼。他们是穷人的队伍,天下占大多数的都是穷人,是穷人都要为天下终于有了一支自己的队伍大声欢呼。而这里,这些奴隶,却大张着愚不可及的嘴哭起他们的主子来了。我们继续往边界上进发了。两天后,镇子又出现在我们眼前,那条狭长的街道,平时总是尘土飞扬,这时也像镇子旁边那条小河一样,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队伍穿过街道。那些上着的门板的铺子里面,都有眼睛在张望,就是散布梅毒的妓院也是前所未有的安静。解放军的几个大官住在了我的大房子里。他们从楼上望得见镇子的全部景象。他们都说,我是一个有新脑子的人,这样的人跟得上时代。我对他们说我要死了。他们说,不,你这样的人跟得上时代。而我觉得死和跟不上时代是两码事情。他们说,你会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好朋友。你在这里从事建设,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在每个地方建起这样漂亮的镇子。最大的军官还拍拍我的肩膀说:"当然,没有鸦片和妓院了,你的镇子也有要改造的地方,你这个人也有需要改造的地方。"我笑了。军官抓起我的手,使劲摇晃,说:"你会当上麦其土司,将来,革命形势发展了;没有土司了,也会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但我已经活不到那个时候了。我看见麦其土司的精灵已经变成一股旋风飞到天上,剩下的尘埃落下来,融入大地。我的时候就要到了。我当了一辈子傻子,现在,我知道自己不是傻子,也不是聪明人,不过是在土司制度将要完结的时候到这片奇异的土地上来走了一遭。是的,上天叫我看见,叫我听见,叫我置身其中,又叫我超然物外。上天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让我看起来像个傻子的。书记官坐在他的屋子里,奋笔疾书。在楼下,有一株菩提树是这个没有舌头的人亲手栽下的,已经有两层楼那么高了。我想,再回来的话,我认得的可能就只有这棵树了。从北方传来了茸贡土司全军覆灭的消息。这消息在我心上并没有激起什么波澜,因为在这之前,麦其土司也一样灰飞烟灭了。一天,红色汉人们集中地把土司们的消息传递给我,他们要我猜猜拉雪巴土司怎么样了,我说:"我的朋友会投降。""对,"那个和气的解放军军官说,"他为别的土司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而我的看法是,拉雪巴土司知道自己是一个弱小的土司,所以,他就投降了。当年,"我给他一点压力就叫他弯下了膝盖,而不像汪波土司一次又一次拼命反抗。但出乎意料的是,汪波土司也投降了。可笑的是,他以为土司制度还会永远存在,所以,便趁机占据了一些别的土司的地盘。其中,就有已不存在的麦其土司的许多地盘。听到这个消息,我禁不住笑了,说:"还不如把塔娜抢去实在一些。"红色汉人也同意我的看法。"就是那个最漂亮的塔娜?"其中一个军官问。看看吧,我妻子的美名传到了多少人的耳朵里,就连纯洁的红色汉人也知道她的名字了。"是的,那个美丽的女人是我不忠的妻子。"我的话使这些严肃的人也笑了。塔娜要是知道汪波土司投降了,可能会去投奔他,重续旧情,现在,再也没有什么挡住她了。在茸贡土司领地上得胜的部队正从北方的草原源源开来,在我的镇子上,和从东南方过来消灭了麦其土司的部队会师了。这一带,已经没有与他们为敌的土司了。茸贡土司的抵抗十分坚决,只有很少的人活着落在了对方手里。活着的人都被反绑着双手带到这里来了。在这些人中间,我看到了黄师爷和塔娜。我指给解放军说:"那个女人就是我妻子。"他们就把塔娜还给了我,但他们不大相信名声很响的漂亮女人会是这副样子。我叫桑吉卓玛把她脸上的尘土、血迹和泪痕洗干净了,再换上光鲜的衣服,她的光彩立即就把这些军人的眼睛照亮了。现在,我们夫妻又在一起了,和几个腰别手枪,声音洪亮的军官站在一起,看着队伍从我们面前开进镇子里去。而打败了麦其土司的队伍在镇子上唱着歌,排着队等待他们。这个春天的镇子十分寂寞;街道上长满了碧绿的青草。现在,队伍开到镇子上就停了下来,踏步唱歌,这些穿黄衣服的人把街上的绿色全部淹没了,使春天的镇子染上了秋天的色调。我还想救黄师爷。我一开口,解放军军官就笑着问我:"为什么?""他是我的师爷。""不,"军官说,"这些人是人民的真正敌人。"结果,黄师爷给一枪崩在河滩上了。我去看了他,枪弹把他的上半个脑袋都打飞了,只剩下一张嘴巴咬了满口的沙子。他的身边,还趴着几具白色汉人的尸体。晚上,塔娜和我睡在一起,她问我是什么时候投降的,当她知道我没有投降,而是糊里糊涂被活捉时,就笑了起来了,笑着笑着,泪水就落在了我脸上,她说:"傻子啊。每次你都叫我伤了你,又叫我觉得你可爱。"她真诚的语气打动了我,但我还是直直地躺着,没有任何举动。后来,她问我是不是真不怕死。我刚要回答,她又把指头竖在我的嘴前,说:"好好想想再回答我吧。"我好好想了想。又使劲想了想,结论是我真的不怕。于是,她在我耳边轻声说:"天哪,我又爱你了。"她的身子开始发烫了。这天晚上,我又要了她。疯狂地要了她。过后,我问她是不是有梅毒,她咯咯地笑了,说:"傻子啊,我不是问过你了吗?""可你只问了我怕不怕死。"我美丽的太太她说:"死都不怕还怕梅毒吗?"我的两个人都笑了。我问塔娜她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回答是不知道。她又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明天。"两个人又沉默了一阵,然后,又笑了起来。这时,曙光已经穿过床棂,落在了床前。她说:"还要等到下一次太阳升起来,我们多睡一会儿吧。"我们就背靠着背,把被子裹待紧紧的,睡着了。"我连个梦都没有做。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我趴在栏杆上,看着镇子周围起来越深的春天的色调,便看见麦其家的仇人,那个店主,正抱着一坛酒穿过镇子向这里走来。看来,我已经等不到明天了。我对妻子说:"塔娜呀,你到房顶上看看镇子上人们在于些什么吧。"她说:"傻子呀,你的要求总是那么荒唐,但你的语调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我就上房顶替你去看看吧。"我重新回到屋子里,坐下不久,就响起了敲门声。是我的命来敲门了。敲门声不慌不忙,看来,我的店主朋友并没有因为弟弟从杀手摇身一变成为红色藏人就趾高气扬,他还能谨守红色汉人没来以前的规矩。门虚掩着,他还是一下又一下不慌不忙地敲着。直到我叫进来,他才抱着一坛子酒进来了。他一只手抱着酒坛,一只手放在长袍的前襟底下,说:"少爷,我给你送酒来了。"我说:"放下吧,你不是来送酒的,你是杀我来了。"他手一松,那坛酒就跌在地上,粉碎了。屋子里立刻就溢满了酒香,真是一坛好酒。我说:"你的弟弟是红色藏人了,红色藏入是不能随便杀人的,复仇的任务落到你头上了。"他哑着嗓子说:"这是我最好的酒,我想好好请你喝一顿酒。"我说:"来不及了,我的妻子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该动手了。"他便把另一只手从长袍的前襟下拿出来,手里是一把亮晃晃的刀子,他苍白的额头沁出了汗水,向我逼了过来。我说:"等等。"自己爬到床上躺下来,这才对他说,"来吧。"等他举起了刀子,我又一次说:"等等。"他问我要干什么,我想说酒真香,说出口来却是:"你叫什么?你的家族姓什么?"是的,我知道他们两兄弟是我们麦其家的仇人,但却忘了他们家族的姓氏了。我的这句话把这个人深深地伤害了。本来,他对我说不上有什么仇恨,但这句话,使仇恨的火焰在他眼里燃了起来,而满屋子弥漫的酒香几乎使我昏昏欲睡了。刀子,锋利的刀子,像一块冰,扎进了我的肚皮。不痛,但是冰冰凉,很快,冰就开始发烫了。我听见自己的血滴滴喀塔地落在地板上,我听见店主朋友哑声对我说再见。现在,上天啊,叫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神灵啊,我身子正在慢慢地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是干燥的,正在升高;而被血打湿的那个部分正在往下陷落。这时,我听见了妻子下楼的脚步声,我想叫一声她的名字,但却发不出什么声音了。.上天啊,如果灵魂真有轮回,叫我下一生再回到这个地方,我爱这个美丽的地方!神灵啊,我的灵魂终于挣脱了流血的躯体,飞升起来了,直到阳光一晃,灵魂也飘散,一片白光,就什么都没有了。血滴在地板上,是好大一汪,我在床上变冷时,血也慢慢地在地板上变成了黑夜的颜色。

图片 1

阿来书中前言提到,本想写一部小说,可越发现瞻对历史本身就复杂多变,无需用小说的形式来凸显。

5、我背着手踱到窗前,看见星星正一颗颗跳上蓝蓝的天幕,便用变声期的嗓门说:“天黑了,点灯!”

《瞻对》图书封面

3、风吹在河上,河是温暖的。风把水花从温暖的母体里刮起来,水花立即就变得冰凉了。水就是这样一天天变凉的。直到有一天晚上,它们飞起来时还是一滴水,落下去就是一粒冰,那就是冬天来到了。

瞻对,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讲述的是瞻对几百年来的历史事件,从中揭示西藏与中央的复杂交错的关系,以及为当今西藏问题的根源做了追溯。书中史料记载翔实,且细致入微地剖析事件的前因后果,阿来虽然作为文学家,但同样具备的史学家历史考证的技艺。

7、谁说我是个傻子,我感到了时间,傻子怎么能感到时间。

作为文学家的阿来,有对瞻对历史的感性的认识和理解,但却少了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的见识。以《凉山兄弟》和《她身之欲》为例,书中的作者从个体社会国家现代性等层面去剖析社会现象,见识明显的深刻很多以及更具有针对性的解决对策。这也是我对瞻对一书的评价,没有太多的共鸣,只是一部史料。

7读者“ENZO”:从阿来作品里傻子视角了解以前藏区的故事,土司制度,生活细节以及宗教活动的描写栩栩如生.精彩的不只是异域风情,更多的是对人与人之间复杂矛盾和这本书独特的味道.书读完,尘埃落定,嘴里还带着尘埃的味道...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评论家李敬泽

——扬州大学文学院文艺学博士生刘满华

4、读者“智商猩猩”:“故事精彩曲折动人,以饱含激情的笔墨,超然物外的审神目光,展现了浓郁的民族风情和土司制度的浪漫神秘。”嗯,简介非常精辟,完全说出了我的心声。读经典还是很过瘾的~

【小贴士】:本集完,下集见,作者QQ/微信:726376857

1、读者“冰橙子”:春天读真是太合适了,阿来的笔真温柔,像一阵风一样吹过一片原野,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民族故事和人类经验,但是我们却满足于眼前的苟且,一个傻子,不,我没有勇气这么简单地概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他也许真的是神派来的让土司的消亡更波澜壮阔一些,美丽的塔娜,我们都是过客。

6、月亮完全升起来了,在薄薄的云彩里穿行。官寨里什么地方,有女人在拨弄口弦。口弦声凄楚迷茫,无所傍依。

二、读者书评

1、就在这时,我突然明白,就是以一个傻子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也不是完美无缺的。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这样,你不要它,它就好好地在那里,保持着它的完整、它的纯粹,一旦到了手中,你就会发现,自己没有全部得到。

一、名人解读

三、经典语录

8、人的一生,总要不断了断一些人,一些事。

2、读者“闻小 花”:我就知道这世界上某角落的故事是我无法想象无法理解却深深着迷的。

2、《尘埃落定》及其作者、著名作家阿来的创作,表明了对中国当代文学确实要有一个不断认知的过程。

6、读者“Bazinga”:小说本身有生命有血液在流淌,眼前有辽阔草原,耳边还能回响哒哒马蹄。他是如何做到,文字那么迷人,很久以前听四川一个作家评论阿来,"他们藏族人骨子里血液里就是流动着文学诗意,听他们歌唱就知道,只需要让他们接受一点点的熏陶,他们一开口一提笔血液里的韵律就迸发而出"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会评

1、尘埃落定这部小说视角独特,“有丰厚的藏族文化意蕴。轻淡的一层魔幻色彩增强了艺术表现开合的力度”,语言“轻巧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显示了作者出色的艺术才华”。

5、读者“总是爱折腾”:是土司也好自由民或者奴隶,有思想的书记官、不善言辞的行刑人、美得不可方物的塔娜还是聪明的哥哥和和傻子,你、还有我,最终都将在这世上尘埃落定。

2、旋风越旋越高,最后,在很高的地方炸开了。里面,看不见的东西上到了天界,看得见的是尘埃,又从半空里跌落下来,罩住了那些累累的乱石。但尘埃毕竟是尘埃,最后还是重新落进了石头缝里,只剩寂静的阳光在废墟上闪烁了。

4、满世界的雪光都汇聚在我床上的丝绸上面。我十分担心丝绸和那些光一起流走了。心中竟然涌上了惜别的忧伤。闪烁的光锥子一样刺痛了心房,我放声大哭。

3、《尘埃落定》都有许多让人觉得新鲜和特别的地方,它叙述的是发生在中国的边鄙之地的一群藏族土司之间的奇特故事;作者自觉地追求语言的诗性效果,创作了许多颇具诗情画意的意象,使读者强烈地感受到作者的精神气质和美学追求。但是,读完作品,仔细品味,不难发现小说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和叙事视角的转换存在着较为严重的缺陷。

3、读者“斐君”:它最感动的我的,应该是作者耐心铺陈的一幅由小而大的藏人的社会生活画卷。小说不讲求严格的结构,却极富创新性地将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叙述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而后者往往显得更成熟一些,这种纵横感,就想两面镜子面对面放着,我站在它们中间,而我所看到的是一个无限的世界。它是魔幻的,不能否认的是,它确实有某些神秘主义的东西,然而它所透露出的关于藏人的虔诚、命运以及情感,却让这部作品浑然天成。“我”问书记官“历史是什么”。历史就是由尘埃而起,最终又归于尘埃。尘埃落定了,既是上一个轮回的终结,又是下一个轮回的开端。不论你在这轮回中如何咏叹、疯癫还是落寞孤寂,你都将归于尘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592dazhaxie.com. 九州ju111net手机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